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纪念和缅怀为中华民族解放暨东北光复而牺牲的民族英雄们!

 
 
 

日志

 
 

中共本溪市特支任宣传委员——侯 薪  

2017-03-05 14:22:14|  分类: 永志不忘(原创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参加革命

    1910年2月11日,侯薪出生于河北省隆尧县城内西街一个小商人家庭,他的父亲按照家谱给他起名侯汝枬,又名侯喜全。侯薪祖籍山西省榆次县,其高祖一辈为了生存,从山西迁居到河北省隆尧县。

    当时家庭成员有祖母、父母亲、一个姐姐、两个哥哥和一个小弟弟。他的父亲在自己家的杂货铺当掌柜,雇佣几个小伙计帮忙。当侯薪等孩子到了十四五岁时,也常到店里帮助干些活。

    1917年,由于河北省闹水灾,侯薪高小毕业后和二哥一道帮家里经营杂货铺,而此时他的大哥侯汝桐也考取了官费军校。

    1922年侯薪考取了县师范讲习所。一年半毕业后,在附属小学当教员。期间他接触了马列主义,在同乡同学朱林森介绍下加入共青团,开始了职业革命生涯。

    1925年秋,侯薪考入直隶省立第二师范(保定二师、河北二师)学习。1926年在隆平县陈村会议上,侯薪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了二师支部书记,保定市委书记等职务。

    1929年由于侯薪积极参与革命活动,被反动当局逮捕入狱。不久在他大哥的活动下,侯薪被取保释放。

    出狱后,侯薪被党组织任命为共青团天津河北区区委书记,在第一师范和法政学院和恒源纱厂进行发展组织的工作,组织了“三一八”法租界和“四一二”游行示威活动。在一次和同志接头的时候,侯薪再次被捕入狱,为了麻痹敌人,侯薪冒名李子修,以记者和投稿人的假身份诱使敌人对其宣告无罪释放。

    出狱后,侯薪先后在天津市委秘书处担任文书,后调到河北省委负责文印和发行工作,1931年夏调到唐山市担任市委书记。

二、北上抗日

    1932年8月,根据中央指示精神,河北省委指派侯薪(化名侯国栋)和原东北军营长张一吼(张国威,绰号张大下巴)、孙已泰(又名孙季周,化名王子明)前往东北参加抗战,支援义勇军。

    在前往东北乘坐轮船的途中,他们巧遇了原东北义勇军战士、东北大学学生赵振尧。在赵振尧的帮助下,他们巧妙的躲开了日伪的搜查,到赵振尧家乡落脚寻机寻找组织。

    几天后,侯薪等人参加了在沈阳南塔附近召开的南满特委会议,会上决定侯薪和王子明(孙已泰)、李兰荪(李兆麟)为一个小组,李兰荪负责义勇军上层工作,侯薪负责义勇军中层工作,王子明当兵,负责士兵工作。

    接受任务后,侯薪等人在沈阳乘坐安奉线列车在姚千户屯下车向西步行二十里路遭到了位于三角地带的义勇军“燕子队”,侯薪被分配到团部当文书。

    “燕子队”首领沈宝琳,是奉天(沈阳兵工厂宪兵,因不满日本侵略,拉起一支号称一个团的部队抗战,因此部队也称为“沈团”。沈宝琳没有什么政治觉悟,但他的参谋长绳祖武却热心抗日救国事业。

    8月28日,“燕子队”参加了义勇军攻打沈阳的战斗,该部作为攻城主力,长途奔袭了沈阳兵工厂,在兵工厂大门附近,由于不幸偶遇并击毙一个日本军官,计划暴露,在日军坦克装甲车的增援下,攻打兵工厂计划失败。

    “燕子队”袭击兵工厂同时,其他各部成功袭击了沈阳日军军用机场,焚毁了7—20架日军飞机,烧毁了机场的设施。

    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在义勇军袭击的战斗中惊慌失措,他在其日记中心有余悸地写道:八月二十八日,星期天,雨。土匪袭击飞机场。半夜土匪约百名袭击兵工厂及其他设施,烧毁一部分飞机设施。

    沈阳兵工厂战斗后不久,“燕子队”袭击了安奉线陈相屯车站的崔狗子伪护路军武装,暴露了部队的实力。

    由于日寇的分化瓦解和疯狂镇压以及东北的严寒冬季即将到来,义勇军各部纷纷瓦解解散。沈宝琳也由于个人私利和贪生怕死,诱骗士兵缴枪解散。侯薪和王子明也各自领了五元钱,离开了义勇军。

    在侯薪和王子明走投无路时候,绳祖武收留了他们并替他们和南满特委接上头。两三天后,侯薪在再次奉派到抚顺义勇军工作遭到拒绝后,第三次奉命前往本溪找王子明(此处的王子明是李兆麟,当时李兆麟也回到特委,当他看到派王子明去本溪的介绍信后,抢先拿了介绍信,以王子明为化名开展工作。至此,王子明重新化名孙已泰。)接头,开展地方工作。

    1932年冬,侯薪来到了本溪遇到了李兆麟,李兆麟介绍他到煤矿挖煤,借机开展抗日宣传工作。

    不久,侯薪、李兆麟和孙已泰秘密建立了本溪第一个党小组,在煤矿黑暗的矿坑里以讲《三国》和《水浒》为契机,为矿工讲解进步文学书刊,讲时事和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偶尔也讲《共产党宣言》等共产党书籍,借机发展党员,学习党的文件。

随着组织人员的扩大,中共本溪市特支因运而生,侯薪担任宣传委员,负责出版《公道报》油印小报发行等工作。

    19335月,南满特委在沈阳召开宣传工作会议,侯薪以本溪市党代表身份参加会议期间,本溪市特支因暴露,遭到了镇压,孙已泰被捕,《公道报》被迫停刊。本溪市特支被破坏后,侯薪接受了在沈阳组织和发动失业工人反日斗争的工作。他先是以推销浆糊为职业,后又在兵工厂“人市”打零工为职业掩护,深入失业工人内部,唤醒工人阶级的民族觉悟。

1933年下半年,沈阳特委被日本人破坏,领导人杨一辰被捕,侯薪失去了组织联系。天渐渐冷下来了,此时重病缠身的侯薪在寻找组织不遇的情况下,不得不离开东北,回到北平(北京)寻找党组织。

三、人民功臣

    1933年冬,侯薪在北平直隶新馆遇到了昔日同学,央求他帮助找寻党组织,但没有成功。

    1934年,侯薪为了得到家庭的接济而留在北平继续找党组织,他考取了中国大学。在大学读书期间,他一次一次找寻组织,一次一次失望。

    1937年七七事变,中国大学学生为了不当亡国奴,纷纷离开即将沦陷的城市。侯薪为了找到组织,依然留在北平城中。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侯薪和组织失去联系的四年后,他终于找到了组织,南汉宸为他办了转正手续,回到了组织的怀抱。

    1937年9月,侯薪带着找到组织的喜悦和亡国奴悲痛的复杂心情,化装离开北平,借道天津和胶东前往太原。在太原,侯薪被南汉宸任命为流亡学生同学会负责人,负责收容不甘做亡国奴的爱国学生,引导他们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

    在太原沦陷前夕,侯薪和同志们撤到河北省阜平县,先后担任县动委会副主任和县长职务。他在上任后,首先做了几件大事;其一,经过细致的工作,恢复了阜平县的党组织工作。其二,发动群众,开展“二五减租减息”工作,团结广大人民群众参加到抗日洪流中。其三,提出在一九三八年内在阜平县成立各级村党支部,发展了接受大批优秀人才参加到党组织。这个目标终于在侯薪和同志们的努力下实现了,使阜平县成为晋察冀边区最早成立村支部的县份之一。其四,加强党员的培训工作,开班数期训练班,提高了新党员的觉悟。其五,发动群众建立农会等群众组织,为根据地的保卫做出了巨大贡献。

    1938年4月,侯薪先后担任了晋察冀边区日报社支部书记兼报社编辑和总务处长职务,负责机关报《抗敌报》出版审核工作。为了办好报纸,侯薪、邓拓和同志们群策群力白手起家建立了印刷厂。动员了冀中、冀西和晋东北等地十余名熟练印刷工人参加工作。期间,曾经出版了毛泽东主席的《论持久战》、白求恩编纂的《伤病初步》等专著。

    1940年1月,侯薪调任晋察冀边区办公室主任兼干教科科长,3月担任民政处秘书主任。当时民政处处长胡仁奎公开身份是国民党边区筹备处主任,曾接受过蒋介石的接见。其实胡仁奎真实身份是中共秘密党员,由于同志们不知道内情,在工作中经常给胡仁奎难堪。侯薪得知后,主动劝同志们不要找胡仁奎的麻烦,要团结为重,共同抗日。

    1943年9月,侯薪担任管辖唐县、完县、阜平县、曲阳县、定唐县和望都县六个县广大区域的第四专署秘书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晋察冀边区主要机关、工厂和学校都在第四专署管辖区域内的山区,这里的政治保卫工作和支前任务十分繁重。秘书处的工作人员人手不足,侯薪来后加强了各种制度,文书档案、文印、刻印、印刷和电报电话等业务做的井井有条。

    1943年,日军发动了秋季大“扫荡”。侯薪在率队转移途中在唐县西龙王水村和同志们失散陷入重围,他临危不惧,跑到宿营前仔细观察了村后小路意图跑到山上躲避。当他跑到小路口时,借着朦胧的晨光,发现山包上两挺日军机枪封锁了道路。而此时的日本机枪手用手把着机枪的枪栓在打瞌睡。侯薪急中生智,小心地隐蔽到日军占据的山崖下的山洞中。为了防备敌人,他轻手轻脚地搬来一些碎石块磊在洞前,驳壳枪打开机头插在石头缝隙中准备时刻开火。下午三时,日军撤退,侯薪才和找寻他的警卫员汇合,此时他已在洞窟中隐蔽了八九个小时之久。

    1944年11月,侯薪调任晋冀行署担任秘书长兼边区法院晋冀分院院长职务。

    1945年7——8月,侯薪担任解放区救济总会晋察冀分会秘书长兼高法书记官长,参加了解放区救济总会代表和联合国救济总署代表、行政院救济总署在北平的三方会谈,为解放区争取了救济物资。

    1946年9——10月,侯薪担任工业交通学院副院长、边区救济分会冀中办事处主任、石家庄民用生产处处长、石家庄裕民实业公司监委兼党支部书记、华北人民政府民政处处长等职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侯薪担任了中央政府政务院干部司副司长、商业部人事局局长、中科院哲学社科部办公室主任等职务。

    侯薪于1982年离休,享受国家副部级待遇。1985年5月19日因病逝世,终年75岁。

 

参考材料:

刘光运 《薪胆录》   19895月 北京

赵俊清《李兆麟传》  黑龙江省人民出版社 20158月第一版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