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纪念和缅怀为中华民族解放暨东北光复而牺牲的民族英雄们!

 
 
 

日志

 
 

关于东北抗联将士是否刷牙的几个小例证  

2017-02-14 13:02:48|  分类: 永志不忘(原创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东北抗联将士是否刷牙的两个小例证 - 朔风征马-侯昕博客 -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关于东北抗联将士是否刷牙的两个小例证 - 朔风征马-侯昕博客 -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关于东北抗联将士是否刷牙的两个小例证 - 朔风征马-侯昕博客 -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2016年秋季,在兴隆林业局的抗战展馆的陈列展看到出土的牙具后,将这些图片发到了微信群。没想到,马上引起了轰动,有人质疑是造假。理由是牙具如何来的和抗联是否有时间刷牙等问题。
      《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29中记载的1939年2月24日郑鲁岩给中共吉东省委三人团的信关于对会议决议议案的几点意见》中关于牙具的问题,其文摘抄如下:
         “......有人从前方来,把我的牙具捎来......鲁岩  二月二十四日。
      4月10日,三人团成员之一的季清在给郑鲁岩的《对来信所提的几点意见回复》中出了回复文字和鼓励郑鲁岩以外,还特意写上“牙具已捎去”。
     东北抗联第四军干部彭施鲁的《我在抗日联军十年》回忆录第171页也记载了第四军军部秘书赵伯华和彭施鲁谈话中的有关刷牙话题:“这个月他(赵伯华)又领了一块五毛的零用费用,已经托人上街买条毛巾和一袋牙粉。”
    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的王传圣的回忆录《风雪长白山》中的第252页也有有关牙粉的记载:有弄些干树枝子。笼上火,将腿绑打开。卷起裤腿一看,子弹从右小股中间穿过,一根骨头被子弹打断......我打开背包,从里面找出一盒牙粉,等污血洗净后,撒上牙粉,把膏药考软前后贴上。再把白布撕下一条当绷带,包扎上啦。”
    由此可见当时东北抗联将士已有刷牙的好习惯,虽然郑鲁岩最后叛变投敌,但他在东北抗联队伍中刷牙的习惯却一定代表性,郑鲁岩曾任第七军政治部主任和下江特委书记等职务,1939年10月被俘叛变。
      无独有偶,哈尔滨工大学生,富家贵小姐、共青团员赵洵由于特殊身份,承担着为东北抗联秘密购买药品和生活用品的任务,在她的回忆录中,多次提到为抗联购买牙具,由于购买量比较大,一直被人误解为是个“有洁癖”的姑娘。其回忆文章部分章节如下:
    “后来,党给我的任务是给抗联搜集生活用品和药物。本来牙刷是很容易买的的东西,碘酒、红药水、索密痛(当时很贵)也是平常的药物,但买的多了,就会引起敌人的注意。所以每天放学后,要一个商店、一个药店地少量采购,以求积少成多。因为我常买牙刷,于是我的熟人和房东、亲戚都说我有洁癖,刷一次牙用一把牙刷。房东是批评我的,但朋友却因此常送我牙刷。后来我开始通过一些反日大同盟在医院工作的同志们,如任白鸥等,用医院的名义去成批地买牙刷、毛巾、药品、纱布等。搜集来的东西,我就藏在院内仓库的阁楼上,然后利用亲友的车子拉出来,交给抗联交通员老刘。”
     上面的几段文件和回忆文章的文字证明了,东北抗联将士不是肮脏没有个人尊严的土匪武装,而是具有注重个人卫生的的一支抗日铁军。东北抗联将士有刷牙的好习惯也是不争的事实。
       
                                                                                                                                         2017年2月14日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