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纪念和缅怀为中华民族解放暨东北光复而牺牲的民族英雄们!

 
 
 

日志

 
 

(转载)日本开拓团石碑被泼红漆、砸坏作者:王锦思  

2011-08-04 12:15:32|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碑.JPG

100_5716.JPG

 

100_5718.JPG

100_5720.JPG

100_5722.JPG王锦思

 

 100_5724.JPG

人海茫茫,只叹分身乏术。

3日下午,笔者王锦思和好友一起准备欣赏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的黑龙江话剧《八女投江》,并与一同发起谴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行为”的88岁抗联老战士、原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李敏共进晚餐,准备交流立碑事件,并希望取得对我呼吁全国九一八鸣警报倡议的支持。但是因为还有两位朋友等待,没能吃完饭,没能看上精彩震撼壮烈的《八女投江》演出,我就匆匆告辞,晚上还要给环球时报写篇关于开拓团的稿子,8月4日也就是今天发。途中接到多个电话,消息灵通人士和媒体告诉我,日本开拓团石碑被泼漆砸坏!我听到后最大的希望是行动人士平安无恙。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事件曝出后,方正县常务副县长洪振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之所以立此碑,是为了教育后人,记住这段历史。据洪振国介绍,“方正县内有一处日本人公墓,后来又在其相邻处由方正日本遗孤建了一处中国养父母公墓。在两处公墓基础上,形成了现在的中日友好园林。但是显然给开拓团立碑,让中国人愤努了。”

102年前的1909年,韩国勇士安重根从吉林珲春出发赶赴哈尔滨火车站,枪杀了日本侵占中国的罪魁、原日本驻朝鲜总督伊藤博文。而今的8月3日,五位中国保钓人士千里迢迢再次来到哈尔滨。

他们是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下属的志愿团体“保钓湘军”的志愿者五百、飞天燕子、韩忠、人间不公、梁智,此行肩负一个重要的使命是毁坏日本开拓团石碑。

此前,曾有人在网上发帖:“本人真名叶振年,男,57岁,历任工人,保卫,现内退在家。本人决定,我国政府在本月4日仍然不对为日本人立碑作出解释,本人5日即到火车站买票前往方正县砸碑。有时间有胆量到方正县砸碑的人,报上名来,到时候好一齐坐牢聊天。”看样子很轻松。可能看到有人要行动,长期从事保钓爱国的几个人不甘落后,决议提前行动。


五百、韩忠、燕子是从长沙出发的,在北京和其他两位会合。这里说明下,还有位浙江网友执行长也去了东北,但和他们五人没有会合上,错过了这次行动,执行长也是这次行动的勇士之一。

3日下午,方正的午后太阳正烈,但是远远不如日本开拓团石碑的影响更加热得发烫。

五个人在哈尔滨出了火车站——这个安重根战斗的地方,租车来到几十里外的的舆论中心方正“开拓团纪念碑”一带。

据“保钓湘军”的志愿者“五百”介绍,“当时现场有二十多辆警车,有很多警察”。

在方正县通往“开拓团纪念碑”的入口布满了岗哨,早有预案、严阵以待。

一见封锁很严密,五人灵机一动,采取抗联的方式迂回侧击,在车上绕道很远,并爬了约5-6里的山路潜入“开拓团纪念碑”附近。

东北的青纱帐啊,给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

他们五人经过勘察,从一处铁丝网翻跃入园,随即遭到八名看护人员拦阻。他们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冲到日本开拓团碑前泼洒红色油漆,并用三个锤子砸了一通。他们描述“日本开拓者碑被基本破坏”。估计碑体受染面积约30%。

据悉,他们很快就被上百警察包围,方正县还出动了身穿防弹背心的特警。

根据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成员通过电话即时记载:“现在现场很混乱,警察正在抓人。电话现在无人接听。”

“8月3日15点,5名男子到达方正县‘日本开拓团’纪念碑处砸碑。五人为湘军五百、飞天燕子、梁智、飞天、韩忠(均为网名),现五人正在与当地警方冲突当中。”该微博发出后,迅速引发网友关注。

随后,有记者联系到发出该微博的李先生。他称自己是砸碑者之一陈福乐的朋友,并向记者展示了两条陈福乐发来的短信。一条为,“在方正,已砸碑,被抓”,另一条显然比较仓促,内容为“我们是被行特凌抓的”(经核实,第二条短信为“我们是被刑特警抓的”)。

五人被带到县公安局做笔录。据悉,他们的相机手机被没收,相关图片被删。

晚8点半左右,警方没有任何解释,就将他们释放,五人连夜返回。

此时,在方正县通往“开拓团纪念碑”一路停满了警车,在哈尔滨通往方正县的高速公路上也有许多警车。

之所以将五人迅速释放,有关警察分析指出,民众批评方正县个别政策可以理解,也理解五个人的爱国热情,但是希望冷静处理国家内政外交。在国家各种问题焦灼之际,极端行动可能适得其反,被国外反动势力利用。

副县长洪振国说方正不是不懂历史,不是美化日本侵略,方正人不会忘记抗联,“设立这两面名录碑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加真实、更有说服力地展示这段历史,警示和教育后人认清法西斯主义的罪恶,感受中华民族的人道主义情怀,牢牢汲取历史教训,永远珍惜世界和平。”

网上论坛拍手称快。“是非不分,颠倒黑白,满脸奴颜!方正的领导是不是想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支持勇士们。支持勇士们!向你们致敬!” “受到法律制裁是肯定的,但是广大人民依然支持他们。我并非任何时候都是只站在法律一边。”

但是也有不同声音,有人认为,“这种非法损害公共财产行为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有人坚决谴责砸碑行为: “首先呢,立这个碑是哀悼日本开拓团民的死难者。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党都是把日本人民和日本军国主义者分开看的,所以将立这个碑等同于给鬼子招魂,这是公然反对我国政府既定的政策的,说严重点,就是反对中央,给党唱反调。某些人的过度反应可能促使外国人加深对中国冷血、民族主义的偏见。”

发起谴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行为的军旅作家姜宝才希望青年人要理性,用和平方式也能解决问题。但是方正必须就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行为道歉,警察更不应该去保护“鬼子坟”。

笔者王锦思希望很多,希望方正这个“中日关系园林”还在,但是再没有这个纪念碑。

正是因为长期以来只在影视上演出反日抗战剧目,淡漠了对抗战和其他历史的真正记忆,才导致黄山“穿鬼子玩花姑娘”、“红卫兵批斗”等等臭不要脸、不知磕碜的行为作为旅游的噱头。

我们可以大骂日本人把碑建在了中国,可是我们本土上的那么多纪念碑有多少都被玷污损毁,我们忙着整经济,顾得上死去的烈士了吗?抗联烈士遗骨不仅散落在俄罗斯境内没人过问,就在东北的茫茫林海之中,有多少人他妈个巴子去惦记找过,立个起码的坟头。

我也希望自己多年推进的九一八全国鸣警报能够得到更多城市的响应,哪怕一个县城。别以为只有东北才有必要去做,谁说九一八只是侵占东北的开始了。

我,希望中日两国关系能够实现顺畅,两国民众充分了解和信任,中国能生产替代现在几乎每家一部的日本相机、每个电视台十部的日本摄像机更好了。

我希望东北的大地,中国的大地,平安、宁静、祥和,再也没有侵略者的铁蹄践踏,再也没有贪官酷吏,再也没有欺诈暴虐,再也没有火车亲嘴、轮船沉底、飞机打滚的恶性人祸。

我还想说的是,如果我们民族足够智慧和成熟,就不要因为方正立碑才去牢记历史。

对于各种问题此起彼伏的中国来说,值得我们警惕的显然不是一个日本!!!

毁灭我们国家的从来不是外敌,都是自己把戏演砸的!不信你再看看初中历史!

 

 


声讨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抗议书
声讨  碑剧汉奸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为达到长期侵占东北目的,加大派遣所谓的开拓团,在刺刀、机枪、在大炮的掩护下,强占我国土、掠夺我资源、肆意压迫剥削我人民,并以此为基础,侵略整个中国,以致我家园毁尽、失民万千、流离失所、惨遭毒手更是不计其数,其罪之深、馨竹难书、天理不容;
    一寸山河一寸血、寸寸热血耀中华,十万青年十万军、烈火战刀铸忠骨,无畏先驱、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驱除倭狗、还我河山、正我华夏;
   厚德中华、以德报怨、释以前嫌、宽恕其罪、免究其刑;
尔等东瀛倭寇未得教化、不思悔改、不懂自新、不知死活、不知天高、不知地厚,复又霸我钓鱼列岛,挑唆无赖抢我南海,煸疆藏欲裂中华、意之歹毒、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方正诸官,竟云反省历史、表现胸怀。竟糟蹋纳税人之血汗、达70万之巨,为侵略者兴土木、立颂碑、哭坟头,世人皆为汗颜、英烈地寝难安;
    可悲呼!可耻呼!中华自古不缺断头勇士、也不乏跳梁小丑,是非不分、颠倒黑白、满脸奴颜,有奶便是娘的汉奸嘴脸,着实可恨,众人皆尽唾之、应弃之、应痛骂之、应严惩之,以告慰我抗日亡灵!
    抗日先烈永垂不朽!
              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   保钓湘军
                                                                                                                                            2011-8-1

 

谴责立碑!!!——抗联老战士李敏,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等英烈后代声明   http://blog.163.com/jinsiwang@126/blog/static/1390210112011721810471/?blog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王锦思 http://blog.163.com/jinsiwang@126/blog/static/1390210112011714922835/

 

人民网:黑龙江省方正县近日将就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事件发表公开回应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6800/15309237.html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北京大学媒介方向研究生学历。粗通英语,懵懂日语,精通德语(家乡德惠语言)。从事文化产业工作,收藏、展览中国各地近代以来文物史料,以及日本、俄罗斯、美国侵略、交流友好史料实物。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朝鲜半岛暨世界和平签名。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超越日本》、《发现抗战》,中日港三地出版《活动家的证言》在各地新华书店和较大书店,淘宝网、孔夫子旧书网、拍拍网等网站。本人不负责销售邮购。jinsiwang@126.com

 

 

人海茫茫,只叹分身乏术。

3日下午,笔者王锦思和好友一起准备欣赏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的黑龙江话剧《八女投江》,并与一同发起谴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行为”的88岁抗联老战士、原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李敏共进晚餐,准备交流立碑事件,并希望取得对我呼吁全国九一八鸣警报倡议的支持。但是因为还有两位朋友等待,没能吃完饭,没能看上精彩震撼壮烈的《八女投江》演出,我就匆匆告辞。途中接到多个电话,消息灵通人士和媒体告诉我,日本开拓团石碑被泼漆砸坏!我听到后最大的希望是行动人士平安无恙。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事件曝出后,方正县常务副县长洪振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之所以立此碑,是为了教育后人,记住这段历史。据洪振国介绍,“方正县内有一处日本人公墓,后来又在其相邻处由方正日本遗孤建了一处中国养父母公墓。在两处公墓基础上,形成了现在的中日友好园林。但是显然给开拓团立碑,让中国人愤努了。”

102年前的1909年,韩国勇士安重根从吉林珲春出发赶赴哈尔滨火车站,枪杀了日本侵占中国的罪魁、原日本驻朝鲜总督伊藤博文。而今的8月3日,五位中国保钓人士千里迢迢再次来到哈尔滨。

他们是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下属的志愿团体“保钓湘军”的志愿者五百、飞天燕子、韩忠、人间不公、梁智,此行肩负一个重要的使命是毁坏日本开拓团石碑。

此前,曾有人在网上发帖:“本人真名叶振年,男,57岁,历任工人,保卫,现内退在家。本人决定,我国政府在本月4日仍然不对为日本人立碑作出解释,本人5日即到火车站买票前往方正县砸碑。有时间有胆量到方正县砸碑的人,报上名来,到时候好一齐坐牢聊天。”看样子很轻松。可能看到有人要行动,长期从事保钓爱国的几个人不甘落后,决议提前行动。

3日下午,方正的午后太阳正烈,但是远远不如日本开拓团石碑的影响更加热得发烫。

五个人在哈尔滨出了火车站——这个安重根战斗的地方,租车来到几十里外的的舆论中心方正“开拓团纪念碑”一带。

据“保钓湘军”的志愿者“五百”介绍,“当时现场有二十多辆警车,有很多警察”。

在方正县通往“开拓团纪念碑”的入口布满了岗哨,早有预案、严阵以待。

一见封锁很严密,五人灵机一动,采取抗联的方式迂回侧击,在车上绕道很远,并爬了约5-6里的山路潜入“开拓团纪念碑”附近。

东北的青纱帐啊,给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

他们五人经过勘察,从一处铁丝网翻跃入园,随即遭到八名看护人员拦阻。他们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冲到日本开拓团碑前泼洒红色油漆,并用三个锤子砸了一通。他们描述“日本开拓者碑被基本破坏”。估计碑体受染面积约30%。

据悉,他们很快就被上百警察包围,方正县还出动了身穿防弹背心的特警。

根据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成员通过电话即时记载:“现在现场很混乱,警察正在抓人。电话现在无人接听。”

“8月3日15点,5名男子到达方正县‘日本开拓团’纪念碑处砸碑。五人为湘军五百、飞天燕子、梁智、飞天、韩忠(均为网名),现五人正在与当地警方冲突当中。”该微博发出后,迅速引发网友关注。

随后,有记者联系到发出该微博的李先生。他称自己是砸碑者之一陈福乐的朋友,并向记者展示了两条陈福乐发来的短信。一条为,“在方正,已砸碑,被抓”,另一条显然比较仓促,内容为“我们是被行特凌抓的”(经核实,第二条短信为“我们是被刑特警抓的”)。

五人被带到县公安局做笔录。据悉,他们的相机手机被没收,相关图片被删。

晚8点半左右,警方没有任何解释,就将他们释放,五人连夜返回。

此时,在方正县通往“开拓团纪念碑”一路停满了警车,在哈尔滨通往方正县的高速公路上也有许多警车。

之所以将五人迅速释放,有关警察分析指出,民众批评方正县个别政策可以理解,也理解五个人的爱国热情,但是希望冷静处理国家内政外交。在国家各种问题焦灼之际,极端行动可能适得其反,被国外反动势力利用。

副县长洪振国说方正不是不懂历史,美化日本侵略,“设立这两面名录碑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加真实、更有说服力地展示这段历史,警示和教育后人认清法西斯主义的罪恶,感受中华民族的人道主义情怀,牢牢汲取历史教训,永远珍惜世界和平。”

网上论坛拍手称快。“是非不分,颠倒黑白,满脸奴颜!方正的领导是不是想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支持勇士们。支持勇士们!向你们致敬!” “受到法律制裁是肯定的,但是广大人民依然支持他们。我并非任何时候都是只站在法律一边。”

但是也有不同声音,有人认为,“这种非法损害公共财产行为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有人坚决谴责砸碑行为: “首先呢,立这个碑是哀悼日本开拓团民的死难者。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党都是把日本人民和日本军国主义者分开看的,所以将立这个碑等同于给鬼子招魂,这是公然反对我国政府既定的政策的,说严重点,就是反对中央,给党唱反调。某些人的过度反应可能促使外国人加深对中国冷血、民族主义的偏见。”

发起谴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行为的军旅作家姜宝才希望青年人要理性,用和平方式也能解决问题。但是方正必须就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行为道歉,警察更不应该去保护“鬼子坟”。

笔者王锦思希望很多,希望方正这个“中日关系园林”还在,但是再没有这个纪念碑。

正是因为长期以来只在影视上演出反日抗战剧目,淡漠了对抗战和其他历史的真正记忆,才导致黄山“穿鬼子玩花姑娘”、“红卫兵批斗”等等臭不要脸、不知磕碜的行为作为旅游的噱头。

我们可以大骂日本人把碑建在了中国,可是我们本土上的那么多纪念碑有多少都被玷污损毁,我们忙着整经济,顾得上死去的烈士了吗?抗联烈士遗骨不仅散落在俄罗斯境内没人过问,就在东北的茫茫林海之中,有多少人他妈个巴子去惦记找过,立个起码的坟头。

我也希望自己多年推进的九一八全国鸣警报能够得到更多城市的响应,哪怕一个县城。别以为只有东北才有必要去做,谁说九一八只是侵占东北的开始了。

我,希望中日两国关系能够实现顺畅,两国民众充分了解和信任,中国能生产替代现在几乎每家一部的日本相机、每个电视台十部的日本摄像机更好了。

我希望东北的大地,中国的大地,平安、宁静、祥和,再也没有侵略者的铁蹄践踏,再也没有贪官酷吏,再也没有欺诈暴虐,再也没有火车亲嘴、轮船沉底、飞机打滚的恶性人祸。

我还想说的是,如果我们民族足够智慧和成熟,就不要因为方正立碑才去牢记历史。

对于各种问题此起彼伏的中国来说,值得我们警惕的显然不是一个日本!!!

毁灭我们国家的从来不是外敌,都是自己把戏演砸的!不信你再看看初中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