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纪念和缅怀为中华民族解放暨东北光复而牺牲的民族英雄们!

 
 
 

日志

 
 

关于谴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严正声明--转载  

2011-08-03 16:47:22|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日下午,接到电话姜宝才,说是方正县给日本开拓团亡民立碑,准备抗联后代写一个抗议声明。我说不清楚事情的原委,先上网了解一下情况,如果是民间个人名誉为战争死亡难民建墓,应属正常。此外,我提出,“声明”主要是把“开拓团”是怎么一回事讲清楚,因为现在的人一般并不了解这是日本侵华战略的一个部分,如果是为“开拓团”立碑,就是政治上的问题了。请他们写好声明发给我看一下,再决定属名的事。
  晚上,上网看到方军在“日本开拓团是侵华日军的一部分”中“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的石碑图片赫然在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c5b67a0102dras.html

  我同意方军的表态:
    日本开拓团是侵华日军的一部分。在历史问题上模棱两可不行,是即是,非即非。
    为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日本开拓团建碑,实属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底线,不能容忍!
    另外,方正县的领导怎么能代表日本人反思战争、反省历史呢?实属本末倒置!荒唐!

  同时,查找了一下王明贵将军回忆录1937年率抗联六军三师在西征路上与开拓团斗争的相关内容:
   —— 在绥棱县沿山边建立了很多武装开拓团。海伦县普遍推行了归屯并户政策,大屯有围墙、炮台,约有步枪4至8支。绥棱县日伪统治者下令禁止群众进山砍伐木材、烧炭和打猎。张祥提供的情况,使我们了解了日本关东军在这个地区推行“治标治本”政策、分离抗日联军与人民群众血肉联系的毒辣手段。

   —— 一间楼战斗。4月26日,我们离开张祥屯,连续行军两天到达赵家崴子屯。这里同于监督屯一样,房屋、土地也已被日本武装开拓团强占,只是还有部分群众尚未最后离开。

   —— 从于监督屯到张祥屯。4月22日,我们从老金沟出发。部队悄悄地接近一个大院,轻轻地推开大门住院内探视,发现一处大房间里住满了人。经了解,原来在这里居住的是从东北各地抓来的一百多名劳工,都是受苦人。于是我们进入屋内,向他们进行抗日救国宣传,讲解抗日救国的道理、抗战胜利的希望和前途。……他们见到我们像见到亲人一样,纷纷控诉日本监工压迫之苦,向我们详细介绍了这一带敌人的情况。据他们说,于监督窝棚的土地、房屋都被日本开拓团强占,群众全被扫地出门,有的投亲靠友,有的走死逃生,也有的被圈进“集团部落”。日军、伪军在山边建立了许多据点,修筑了警备公路,安装了警备电话。

   —— 1939年1月……我们按预定的作战计划,来到了邻近的黑马刘开拓团伐木作业点。在这里看管劳工的武装人员闻讯逃走了,我们只活捉了两名罪恶累累的日本工头,在劳工强烈要求下,被战士就地枪决了。

 

  今天中午,又接到宝才电话,说是他们的声明已经发出了,因为时间紧来不及发给我看了,所以没有我的属名。

  晚上,从史义军的博客上看到了以下声明:


转载

        关于谴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严正声明

         (2011-08-02 14:26:55)

    标签: 抗议方正开拓团立碑军事 分类:历史 

  近日,黑龙江哈尔滨市方正县投资约70万元,为日本“满洲开拓团”逝者立碑,激起全国各界的极大愤慨。我们——长期从事抗联精神宣传的抗联老战士、抗联牺牲将士后代和部分专家学者更是无比愤怒,特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就这一事件发表严正声明。

  众所周知,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达到永久占领中国的目的,除派遣侵略军之外,还向东北派遣“开拓团”860多个、33万多人。

  日本开拓团是主要由日本退伍老兵和在乡军人组成的准军事化组织,担负着多重使命:1,开发产业掠夺资源;2,维持殖民奴役百姓;3,作为军事辅助组织围剿抗日军民。在落实日本“以战养战”和“工业日本, 原料满洲” 的殖民分配的“大陆政策”中,开拓团充当了可耻的角色,阴谋彻底改变中国东北人口结构,把东北变为日本领土。

  据悉,日本开拓团14岁以上的男子许多被征召为关东军。吉林德惠共8个开拓团、1523人,其中200人应招入伍,为侵略军输送兵员。1934年,日军在开拓团配合下,在黑龙江省依兰县用武力抢占当地农民土地,先后血洗了12个村庄,杀害1100多人,引起了震惊世界的“土龙山暴动”。在东北抗战史和日本自己的史料中,都大量记载了日本开拓团袭击、残杀抗日军民的血腥事实。抗联老战士李敏说:“日本开拓团是拥有武装的军事组织,我就与日本开拓团进行过无数次的战斗。”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开始对华侵略战争。在我民族危亡之时,东北人民挺身而出,东北抗联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白山黑水之间苦战了14年整,三四万人最后剩下不到1000人。方正县是著名的“红地盘”(抗日老区),赵尚志将军曾经在这里浴血奋战,抗联三、四军建立了密营和联络站,为抗击日本侵略者和开拓团作出重要贡献。有资料记载,有两三万抗日军民牺牲在方正、苇河、珠河这片土地上。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仍有大量日军和开拓团成员拒绝投降。其间,日军实行“玉碎”计划,发生了多起日军对日本妇女儿童和老兵进行遗弃和杀害的事件,这是日本军国主义造成的战争后果,同时也有很多东北老百姓被日军杀害。

  战争结束后,好心的中国人收敛了日本人的尸体,还收养了很多日本妇女和遗孤,这才真正体现了中国人的博大胸怀。但是,这决不意味着死去的一些日本人不是武装开拓团成员,也不意味着他们手上没有中国人的鲜血。中国对滞留在东北的300万日本人大遣返这一人道奇迹,更绝对不是对日本侵略行径的原谅和遗忘。

  这些年来,单纯追求经济利益,导致许多政府部门和官员及一些群众,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爱国主义精神和抗联精神削弱和迷失。作为抗日老区的方正县,本应大力弘扬抗联精神,可是他们为此作出的贡献却少之又少。方正县无钱修缮抗联烈士墓,却有钱为开拓团树碑立传,公然出资70万元建立“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纪念碑。要知道,日本人民与“日本开拓团”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概念。方正有关领导堂而皇之地宣称,“带着反省历史祈愿和平的想法立碑” 体现“中国人的博大胸怀”,纯粹是无知浑话。这种倒行逆施的行为根本就不是“为了和平”,而是严重的“美化敌人,出卖灵魂”,赤裸裸地为日本侵略张目,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曾在抚顺战犯管理所警卫部队工作的李占恒说:建日本人公墓,我们理解,但是以政府身份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真是卖国行为!著名军旅学者李庚辰说:“方正碑”事件,是什么人干的?要查办!如此丧心病狂、明目张胆地为日本侵略者招魂,丢尽了中国人的脸,真是数典忘祖,认贼作父!

  法国当年受到纳粹德国的伤害,还保留了德军的墓地,但前提是德国充分反省侵略战争,法国更对为国死难烈士给予了充分的纪念。我们要的和平是正义平等的和平,我们要的历史是真相大白的历史。当日本国内不断出现粉饰侵略的无耻言论之际,为侵略者立碑无疑自取其辱,自毁长城、!

  痛心的是,我们的历史记忆遭到破损,我们要加紧修复。我们同样应该反思:当我们谴责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树碑立传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为抗战烈士的历史待遇、建碑立传奔走呼号?日本开拓团的名字都会被隆重雕刻、立碑纪念,可对那些为国捐躯的抗联烈士谁愿问津?

  李龙说:“在我舅舅赵尚志百周年诞辰前,家族想自费在哈尔滨尚志大街立一块赵尚志碑,有关部门不批准,我倒要问,给日本开拓团立碑是谁批准的?”鄢成说:“我亲舅舅是著名抗联将领陈翰章将军,可他牺牲71年了,至今仍然身首异地,没有合葬(头颅在哈尔滨,肢体在吉林敦化),令我们痛心啊。”赵尚志头骨发现者、军旅作家姜宝才说:“在东北有无数的革命烈士没有留下尸骨,更没有坟墓,赵一曼遗骨至今没有下落,而方正县竟然在浸有烈士鲜血的土地上为鬼子立碑,是对抗日英灵的最大亵渎,此劣行不可饶恕,‘日本开拓团碑’必须坚决推倒!”“九一八”全国鸣警报首倡者、中日关系观察家王锦思认为,面对此情此景,更应该九一八全国鸣警报。警示后人,勿忘国耻!

  据悉,东北抗日联军上万将士的遗骨在林海雪原里化为乌有,名字更是少人知道,至于纪念物也十分有限。近年来,以“美化市容”、“规划城建”为名破坏损毁的烈士墓地不可胜数,许多烈士的遗骨都没有找到,现有的也没有妥善安葬。当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树碑立传之际,我们有责任提醒全国同胞:我们要有危机感和紧迫感!大书特书抗联精神和抗战精神!

  在此,我们抗联老战士、抗联牺牲将士后代和部分专家学者,坚决反对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建立纪念碑的错误行径,并郑重提出:

  1、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不管是哪个人或哪个部门批准的,都要追查到底,如有腐败行为要严惩不贷。要求方正县消除负面影响,撤销错误决定,推倒“日本开拓团碑”,尽快完善建立抗联纪念设施。

  2、对于日本右翼势力以金钱为诱饵在我国境内保存“战争遗迹”的行为,要引起国家和人民的足够警惕。对有损国格人格的行为,不管有什么“招牌”和后台,都要坚决地抵制、严肃处理,防止类似把“日本开拓团碑”也当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荒唐丑陋事情再次发生。

  3、加强抗战史、抗联史的研究,着手抗战烈士暨抗联烈士名字、身份等相关调查统计,勒石记功,树碑立传。

  4、在俄罗斯境内发现的多具抗联88旅战士遗骨的认定和安葬工作,国家有关部门应该尽快督促、落实,不应该让战死在境外的所有抗战烈士“无家可归”。

  5、不忘侵略,记住民族的苦难,进行国耻教育。隆重纪念“九一八”80周年,呼吁全国“九一八”鸣响警报,勿忘国耻、警示世人。

  反对为日本开拓团建立纪念碑的抗联老战士、抗联牺牲将士后代和部分专家学者名单:

 

抗联老战士(88岁)    李敏

 “九一八”全国鸣警报首倡者、中日关系观察家  王锦思

军旅作家、抗联史专家、赵尚志头骨发现者  姜宝才

著名学者、原解放军报高级编辑  李庚辰

抗日将领杨靖宇嫡孙、吉林省靖宇县县长助理  马继民

抗日将领赵尚志外甥、李龙  李明

抗日英雄赵一曼孙女  陈红

抗联第三路军政委冯仲云之子  冯松光

抗联七军军长景乐亭女儿  景菊青

抗联师长陈翰章外甥  鄢成

巴彦游击队队长、抗联烈士张甲洲长子  张佳田

巴彦游击队队长、抗联烈士张甲洲孙女  张红妹

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总司令、革命烈士罗明星嫡孙  罗雨生

中国现代史学会理事  史义军

学者、抗联史专家  安然

资深评论家、诗人  刘兴雨

资深作家、原抚顺战犯管理所警卫部队教导员  李占恒

辽宁社会科学院党史研究所所长、抗战史专家  张洪军

原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抗战史专家  谭译

原黑龙江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抗战史专家  赵俊清

黑龙江省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  李世龙

黑龙江省绥芬河党史研究室主任  吴林

转业军人、专业作家  董太锋

抗联后代   郭永强  张  平  陈晓冬  姜英策  夏进军  夏进荣  王晓红 杨惠春

                                 2011年8月1日

注:此声明由姜宝才统筹,文稿为王锦思、姜宝才等人完成。

 

本人声明:从情感和道义上,坚决支持“关于谴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严正声明”。同时,我倾向于认为,事件的发生,主要是当权者对历史和政治的无知,没有弄清楚“难民”与“开拓团”本质的区别,日本广大民众与右翼团体的区别。因此,在坚决取缔“开拓团”字样的同时,深刻反省,积极宣传抗联历史、激发民众爱国热情,在“以史为鉴” 的基础上“面向未来”,牢记战争给人类带来的伤害,牢记为国捐躯的先烈,走和平强国、和平共赢之路。才能真正促进中日人民的友好健康发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f9199d0100t54e.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