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纪念和缅怀为中华民族解放暨东北光复而牺牲的民族英雄们!

 
 
 

日志

 
 

  《牢门脱险记》节选-于天放  

2011-04-17 11:39:08|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牢门脱险记》节选①

  自从1942年春,和敬爱的李兆麟同志分手以后,三路军在东北的艰巨任务,就放在我的身
上了。1942年是三路军开展生产自给自足的一年。为了粉碎敌人的粮食封锁,必须开荒屯垦,
但敌人搜剿得太蝎虎,离山边百里以内都不能屯垦,要找特别严密的地方。我们跑遍了北岭山,
从二道河子跑到老金沟,跑到鸡爪河及伊春河,又跑到了八道河子,最后我到了王处屯垦地。
为要保守秘密,不被敌人破坏,各屯垦地地点互相都不知道。有一处失掉联络,1945年12月三
个人才从山里回到绥棱县,他们不知道祖国光复,和我们见面时,悲喜交加,不知道说什么才
好。

  这些屯垦处都在小兴安岭西侧,因此,小兴安岭对抗联三路军来说是很有价值的,是我们
的生命线。

  小兴安岭接近松花江和松嫩平原,接近龙江腹地,在军事上很有战略意义,敌人无法消灭
我们,我们却依靠深山险要,便于打击敌人。

  伪满捐重税杂,抢粮“出荷”,要劳工,抓壮丁,逼得老百姓叫苦连天,靠山住的居民更
是穷困。张禄是绥棱县第三区宋万金屯的佃农,三十多岁,性直胆壮,家里十多口入,张禄上
完了“出荷粮”就啥也不剩啦,必须到离家七、八十里地远的东山里运木头,拿木头换米,维
持全家生活。

  1944年 1月在山上运木头时,他跟我部副官孙国栋接头,使他认识了抗联是救国救民的队
伍。从那以后,他和抗联来往很密切,替我们买粮食、衣服和日常用的东西,同时,更为我们
探听敌情;我军地方工作人员,随时可以住在他家;我也在他家住过多日,相处跟亲兄弟一样,
他家里男女老少对我们都很亲热。当年八月,经他介绍,我又和该屯小学教员王明德认识。王
明德是一个贫苦的青年知识分子,为人热情直爽,有爱国救国的志愿。刚见面时,我化名“王
文礼”,扮装是张禄的表弟,“满洲土木会社”的事务员,我说我在齐齐哈尔中学毕业,他在
克山县师遭学校毕业,因为都是读书人,更加亲近一些。开始和他漫谈一些私人的、社会上的
事情,先试探他的口气,感觉这个人确实有国家民族的观念,张禄向我介绍的情况是正确的。
进一步谈到国内国外大事,最后谈到战争,先唠苏德战争,后唠中日战争。他对战争有很正确
的观察,他说:“苏联全国团结一心,英勇抗战,已转入反攻阶段。苏联一定胜利,德国一定
失败。如果德国失败,苏联出兵东北,日本也一定会被击败的,中国胜利为期不远。”彼此谈
话很投缘,很兴奋,我判断这个青年是有爱国思想的,以后我就大胆地把我的真姓名说出来了,
这时他非常兴奋地紧紧握住我的手说:“久仰久仰,你可来了!你的名字我太熟了!快对我说
说抗战的情况吧!”我们谈到了抗联的情形,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关系,抗战胜利的前途……。
交谈了三、四个钟头,直到黄昏以后。过了几天,我就搬到了学校去住,学生们都知道我是张
禄的表弟。不久,王明德就成为一个忠心耿耿的抗日民族战士了。由于他参加了革命,在绥棱
县教育界中扩大了抗日救国组织,教育救国会和情报工作也大大加强了。我能够在宋万金屯比
较长期工作,主要依靠忠诚的农民张禄和爱国青年教师王明德的掩护。


  1944年12月,我第二次来到了宋万金屯。一方面为了检查救国会的工作,搜集情报,扩大
组织,重新布置任务;一方面由于山里雪大,敌军“讨伐”非常严,见着雪地上有人的脚印,
就拼命地跟在后面追,行动不利。为了避免部队的损失,暂时在村子里隐蔽几天。等“讨伐”
期过,“出荷”完了的时侯,农民大车上山拉木材,人马的脚踪混杂,敌人就没法寻找,粮食
又容易买到,组织农民,搜集情报等等,都可顺利进行。到学校十多天了,正准备离开的那天
——12月19日,刚吃完早饭,我同王明德坐在桌子旁谈学生打兔子 (日本鬼子为了进行侵略战
争,可劲搜刮中国老百姓,向每个小学生要一张兔子皮) 的事情,冷丁闯进来两个穿便衣的特
务,里头有一个是抗联的叛徒夏振华,这个人个子大,外号“夏大个子”,胆子特别小,怕死,
是旧东北军的兵混子,参加抗日联军以后未得到改造,不能克服艰苦,在抗战胜利的前夜——
1942年春天投降了敌人。他端着手枪走向我的面前,枪口对着我的胸口,还没把我绑上,我急
忙扑敌人的枪,没有抓着,这时外边响起了枪声,那是于兰阁同志在被捕前抵抗的枪声,刚握
着枪筒,又被夺回去。这时又冲上来三个特务,把我架起,敌人越来越多,我就被捕了。

  这次被敌人不流血的逮捕,实在痛心!因为我穿一件短棉袄,盖不住我的“驳壳”枪,暂
时没把枪带在身上,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

  被捕的原因是有坏人告密。一个是庆安东升合屯的王山东,他常在山里捕鱼打猎,替抗联
买过东西,后来抽大烟;一个是宋万金屯的于山东,他是孙国栋的乡亲。他们被日寇收买的条
件是,抓住于天放、孙国栋,每人赏伪币伍千元及若干布匹等。此外还有地主宋万金,窝藏勾
结特务,把我们的情况报告给日伪特务机关,这也是被捕主要原因之一。

  被捕前一天晚上,王山东和孙国栋都在于山东家里。天没亮,孙国栋到绥化九井子村张万
龄家检查当地抗日工作,而王山东同时不见了。19日到宋万金屯给敌人带路的正是和孙国栋同
床异梦的王山东。因为都是熟人,并且有密切关系,没加防备,而被坏人陷害。这是思想麻痹,
丧失警惕性最沉重的一次血的教训!

  事前,敌人通过王山东、于山东及地主宋万金,掌握了我们每个人的情况,布置好了阵势,
就这样,我同于兰阁在宋万金屯,孙国栋在绥化九井子,杜希刚在绥棱北大沟,新参加的刘祥
在依安某屯同时被捕。敌人竟以反满抗日,窝藏抗日联军的罪名把主明德及张禄弟兄三人也都
抓了去。

  陷害抗日志士的王山东和于山东,当时引起了爱国人们极大的愤怒和仇视。

  “九三”胜利后,认贼作父的王山东被老百姓活活打死了。于山东跑到庆安王致和屯,象
老鼠一样不敢出洞;1946年冬,我到庆安四合成屯搞土地改革工作,于山东被群众揭发,在群
众同意之下,也被人民处决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