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纪念和缅怀为中华民族解放暨东北光复而牺牲的民族英雄们!

 
 
 

日志

 
 

集贤地区抗联的战斗  

2011-03-24 21:10:01|  分类: 战斗的白山黑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贤地区抗联的战斗 - 朔风征马 - 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

 
  “皇军”光临”何大院

  抗联智缴地主枪

  1935年,正是集贤地区群众性抗日运动高涨的时期,中共地方党组织也有所发展,急待武
装起来。中共安邦河区委请示汤原中心县委,派人协助建立人民武装。县委决定派戴洪滨、徐
光海等带领20余人到安邦河区,缴地主何梦麟枪支,建立安邦区游击队。

  何梦麟是集贤一带有名的大地主,他的家号称“何大院”,地有千垧,骡马成群,有马车
20多辆,还有 2台汽车在佳木斯常年“拉脚”。日本侵略者入侵后,他又当了汉奸,其子被委
任为佳木斯“国际车房”经理,其家养很多枪支用以看家护院。

  缴何家的武器,既能得到群众拥护,又能扩大抗日斗争的影响,这个决定非常正确。八月,
当遍地青纱帐起时,戴洪滨、徐光海等一行开始行动了。一天,戴洪滨装扮成警察署长,徐光
海装扮成日本指导官,裴井田化装成翻译官,其余人都化装成警察。徐、裴是鲜族人,准备到
时候说朝鲜话唬何梦麟。经化装后又演习一番,然后沿公路大大方方地向安邦河东岸何梦麟家
走去。

  何梦麟听说“皇军”来到,赶忙出迎,点头哈腰、恭恭敬敬地往屋里请。把“皇军”和翻
译官请到上房东屋里——炕上铺着崭新的毛毯、被褥,油漆八仙桌摆上景德镇金边茶具,还让
他小女儿何老丫给装烟倒茶。把“警察署长”请到上房西屋,招待差了一等:炕上铺的是旧被
褥,黑桌上摆着白瓷茶具。把“警察们”都请到通长大炕的堂筒房里,招待就更差一等。何梦
麟吩咐儿媳妇们给炒菜做饭,自己陪着“指导官”,“皇军”长,“皇军”短地献着殷勤。徐
光海自是摆出“皇军”的派头,很少搭腔,以防露出破绽。

  戴洪滨在屋里喝了几口水后,非常担心有人会露出马脚,就走到大屋里去看大家,见每个
人都很镇静自若,心里更踏实了。他一边暗示大家,要沉住气,不要慌,一边大大方方地回到
原来房间。

  这时,何梦麟的三儿子回来了。只见他背着一支匣枪,唱咧咧地走进大门,一瞧有警察,
没敢进上房,转身进了东下屋煮猪食的房子里。戴洪滨心想,大地主的阔少爷进院后不进上房,
先进破烂不堪的东下屋,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时,何的三儿子从东下屋出来,身上的枪没了。
这下戴洪滨明白了,准是这家伙的枪没有执照,就决定以此为因由,打开局面,向何要枪!

  不一会儿,何梦麟招待大家吃过饭后,戴洪滨走到东下屋,从灶火膛里扒出何老三藏的匣
枪,提到东上屋,用双手托着,恭恭敬敬地说:“报告皇军,这个枪的没有照,他家窝藏私枪,
拒命不缴,请‘皇军’处治!”。何梦麟根本分不清什么是日本话,什么是朝鲜话,立刻吓慌
了神。戴洪滨说着向徐光海使个眼色,徐会意,立即又冲何梦麟说起朝鲜话,裴井田就伪装翻
译质问何梦麟:“枪有执照吗?”何梦麟忙不迭地回答:“有哇,有哇,皇军别误会……”徐
光海又说了几句朝鲜话,“翻译”说:“把枪照都拿来,皇军要检查!”

  戴洪滨派个“警察帮何老三把挂在墙上的枪都取来,何梦麟忙著在箱子里找枪照。戴洪滨
早就知道他家有四、五十支枪,一见何家只拿出二、三十支,便说:“报告皇军,何梦麟枪支
大大的有。”裴井田翻译着“何梦麟,你家的枪要都拿出来,如有隐瞒,按通匪论罪。来人,
搜查!”接着,徐光海说着半通不通的中国话:“何梦麟,你的枪支的窝藏,与马胡子的通气,
你的要老实的,枪的统统的拿出来验照的”。何梦麟一听更慌了手脚,连忙吩咐三儿子,又拿
出十几支枪,点头哈腰学着日本人的腔调:“我的,皇军的良民,通匪的不敢。”并转向裴
“翻译”说:“求你说个情”。说着给何老丫使个眼色,“你妹妹在这儿,吓着咋办?”何老
丫闻听此言立即扭着腰肢赶过来,给“翻译官”倒茶,一双媚眼不住地向“翻译官”传情,嘴
里说着甜言蜜语。

  戴洪滨验完枪照,说:“报告皇军,这些枪大都没有起照。”徐“指导官”大怒,马上对
着何梦麟大喝道:“巴嘎牙路!你的,皇军命令的大大违抗,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坏了的!”

  何梦麟一听,简直吓傻,双腿一软,“嘣”的一声跪在假翻译官裴井田面前说:“富锦县
谁不知我何梦麟是皇军的顺民,出粮、出马、出钱,我老何家是头份。我一向给皇军效劳,那
敢抗命。枪照实在都有,求翻译官向皇军好言通禀通禀。”何老丫也赶忙跪下浪声浪气地说:
“求翻译官大人向皇军说说情,妹妹保准亏不了您哪!”

  裴“翻译”虎着脸说:“你们都起来吧,马上准备两匹马,事情好说。”

  何梦麟吩咐三儿子备上三匹好马,大家把四十多支枪都绑到马背上。“指导官”通过“翻
译官”对何梦麟说:“皇军念你忠心,不予处罪,枪支统统拿到集贤镇重新起照,明天去取。”

  天色将晚,大家拉着马驮着枪走了。先向东朝集贤镇方向走了几里,又拐过来往南去。何
梦麟第二天到集贤镇一打听,根本没人去验照,这才知道上当啦——让游击队缴枪了!

  抗联拿到这40多支枪后,帮助安邦河区建立起一支五、六十人的游击队,在当地打击敌人,
配合地方组织大力开展抗日斗争。

  后来,抗日联军六军通过信函警告何梦麟:“如再继续作恶,小心你的狗头!”从此何梦
麟收敛。

  智缴伪军骑兵枪

  抗联飞袭集贤镇

  康德四年农历 8月13日夜,驻扎在集贤镇西门里的伪军三十五团一个骑兵连,被我抗日联
军第六军一师和安邦河游击连缴了械。

  为智缴敌人武装,经中共富锦县委和抗联六军长期周密地计划,决定采取打进敌人内部,
里应外合的办法,缴获敌人武器。于是通过地下党的干部崔振清,将宋佩连派到集贤镇西门里
自卫团内管伙食。宋打进自卫团后,用套近乎,拉关系,请抽烟,喝酒等办法,很得“信任”。
敌人让他掌管了西大门。

  同时,托人保举,把抗联战士吕树森(此人曾经在伪军中当过兵,后投诚当了抗联战士)介
绍到骑兵连补了兵。吕树森当过兵,有军事素养,很快就被敌骑兵连长看中,提升为副班长。
吕在伪骑兵连中明面当兵,对连长殷勤备至,暗中却为抗联做地下工作,给在集贤镇的地下抗
联手枪队林指导员等递送情报,使抗联对敌人内情了如指掌。

  3月13日上午,伪骑兵连长邢福全率部分骑兵去兴隆镇。 吕树森立即将这一重要情况报告
给城内抗联手枪队林指导员。抗联决定乘伪军骑兵连出发时,缴敌人的枪械。并同城外抗联六
军一师马德山师长和中共富锦县委书记刘善一进行了联系。在马师长和刘善一领导下,抗联队
伍与安邦河游击连配合,于深夜从集贤镇西门摸进敌营,按事先原定的口令——“匪字”与城
里的抗联手枪队接通,很顺利地擒住了岗哨。进入敌营后,战士们高喊:“我们是抗日联军,
为了抗日救国,要的是枪,不是命。枪是鬼子的,命是自己的。抗联的政策是缴枪不杀,谁若
不听话就自找作死!”敌兵听到喊声,都吓得乖乖地趴到被窝里发抖,大气也不敢喘,没有一
个敢伸出脑袋看个究竟。抗联战士和安邦河游击连战士很快将敌人枪架上的70多支枪拿光;还
缴了两个掷弹筒、两挺轻机枪、一支“王八橹子”、一把日本战刀;还有无数弹药及全副鞍马
40多匹。

  抗联队伍走到西大门时,大门上的锁还没有打开,宋佩连就告诉自卫团丁,用大斧将锁头
砸开,队伍出了城。当抗联队伍走到西八家子(现长胜大队)时,才听到集贤镇城里的敌人在胡
乱打枪放炮。后来得知,是傍黑时从富锦开来两台日军坦克,住在集昌火磨院里,听到自卫团
和伪骑兵连的报告后,在盲目射击,敌人这样“折腾”了半宿。第二天日军守备队和警察署,
将把西门的自卫团长和管伙食的宋佩连、站岗的团丁都抓去审讯,毒打了一顿,没审出什么,
就把人放了。

  抗联队伍到康家屯(现种畜场),经过休息整顿,然后就向抗日根据地进发。到达根据地后,
将安邦游击连改编为六军一师四团,吕树森被提任四团副官。

  收“礼品”自卫团长毙命

  缴敌枪抗日志士牺牲

  1937年正月里,安邦河西的夹信子(今沙岗公社胜利大队)自卫团局所(即团部)的官兵们,
整天摆宴席、设赌场,吃喝玩乐。为了助兴,还经常把局所周围十里八村的土绅士们请来耍钱。
正月十九这天,自卫团长李海因事外出,王副团长正跟绅士们在局所的筒子房炕上推“牌九”。
筒子房的另一头,团丁们也正三五成群地赌赙,枪都挂在墙上。这时附近村子来了七、八名给
局所送礼的人,每人手里都提着酒肉、糕点等礼品。岗哨报过,王副团长命令放进来。王副团
长见来人带的礼品甚丰,十分满意,立即吩咐下人,设宴款待。摆好酒席后,王团长和请来的
土绅士们一边上炕入席,一边招呼送礼的人就坐,哪知送礼的人突然掏出身藏的短枪,对准王
副团长等人“叭”、“叭”就是几枪。王副团长和笔架山的葛凤翱、集贤的赵老秧子、夹信子
的潘神仙等被请来赌赙的绅士们及七、八个团丁还没弄清楚是咋回事,即被击毙。原来这些送
礼的都是中共地下党派来的朝鲜族抗日群众,为了武装抗日队伍,专门乔装打扮来缴自卫团枪
支的。但他们战斗经验不足,只顾打炕上的头头,而没镇住全局,使团丁里的一个叫高大麻子
(高大冤的儿子)的“炮手”得手操枪还击,进来的抗日群众除一人撤出外,其余的都当场牺牲。

  此次缴枪虽未成功,但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及其爪牙们的嚣张气焰。事后,伪满洲国地方政
权立即在夹信子设立了警察署,驻扎了20多名警察,50多名日军,100 多名伪国军。在村子周
围还筑起围墙,日夜防范,如临大敌。次年又在安邦河西岸的福利南大桥头驻扎了一支日本守
备队,再也不敢小觑抗日军民。

  抗联战士救战友

  夜端太平警察窝

  1938年前后,太平镇(现升昌公社)一带是抗联六军一师秘密活动的地区。日寇为了加强对
中国人民的统治,镇压抗日武装力量,在太平镇国强街基设立警察分驻所,驻警察30多人,有
枪30余支。这个警察窝由日本人小原茂当警长。从此以后,日伪警察就加紧搜捕抗联战士和镇
压車命群众,干了不少坏事。

  1938年夏,中共地下党员韩玉昌、仲照成不幸被捕。韩玉昌被砍死,仲照成就被关押在太
平警察分驻所内。抗联六军一师三团为了营救仲照成,于 6月27日夜间,派50多名战士,化装
成日伪军模样,摸进警察分驻所。他们先把大门上的两个岗哨缴了械,然后冲进屋里,用枪对
准毫无戒备的警察,大喊:“不准动!谁敢动就要他的狗命!”一个警察刚要抓枪,就被抗联
战士开枪打断了腿,其他警察只得乖乖地举起双手。这样,伪警察全部被缴械。共缴获大枪30
来支,小枪六支,轻机枪一挺,子弹数百发。除警长小原茂以下五名顽固分子被处死外,其余
20多名伪警察经教育后释放,并将太平警察分驻所烧毁。英勇的抗联战士不但救了战友,还拔
掉了这一罪恶的敌伪据点,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马德山高在丽屯阻击获胜

  日本兵于“红地盘”遇截丧生1937年到1938年,中共地下党和抗联在夹信子一带活动很频
繁,经常打击日伪军。老百姓都称这里是“红地盘”。

  高丽屯(现沙岗公社高丰大队)是当时“红地盘”内的一个朝鲜族小屯,居住十余户朝鲜族
人,以种植水稻为主,故亦称“稻田地”屯。此屯秘密设有抗日救国组织,开展抗日救国活动。

  1936年 2月15日(康德三年正月二十三日),抗日联军第六军一师,从高丽屯得到情报:
“有股伪军经高丽屯去集贤镇”。抗联马德山师长决定堵击这股伪军,他亲自率领骑兵连70余
名战士赶到高丽屯夜宿。黎明时分,果然有一股敌军队伍自远而近,大约有40多人,是伪军还
是日寇,看不太清楚。敌人队伍快到高丽屯时,马师长命令哨兵鸣枪“叫叫”,摸摸敌人情况
——如是中国人,只要放下武器就不打,若是日寇或伪军顽固派,就坚决消灭他们。试探的结
果,来者是日寇。敌人听到枪声后立即还击,并从正面攻上来了。这时马师长命令已布置好的
队伍“开始战斗”!枪弹立即从四面八方射向日军。双方对峙,喊杀连天,抗联战士越战越勇,
并明显占据优势。战斗进行到东南晌时,日军丢下了十五、六具尸体开始溃逃。此时,日寇从
集贤镇方向开来援兵,并远远地向高丽屯打炮。抗联战士迅速将敌人丢下的枪支弹药收拾好,
向宽厚甲转移。增援的日军情况不明不敢追击,龟缩回集贤镇。这次堵击对日寇和伪军震动很
大。从此,日伪军警人员都不敢到八家子(今集贤镇红星大队)以西的“红地盘”骚扰,抗日根
据地人民的抗日斗争更加活跃。

                                           《集贤县志》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